题诗作序

淡泊守志 德耀书坛——深切怀念陈肯先生

时间:2015-12-14 14:11:25  作者:汪寅生  来源:中国书法家园  查看:631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015年10月23日19点15分,著名书法家、江苏直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陈肯先生一颗跳动90年的心脏定格了。噩耗传来,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一连数日,他的音容笑貌总是萦绕脑际,与他老人家相处时的一件件往事总浮现眼前。
    2015年10月23日19点15分,著名书法家、江苏直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陈肯先生一颗跳动90年的心脏定格了。噩耗传来,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一连数日,他的音容笑貌总是萦绕脑际,与他老人家相处时的一件件往事总浮现眼前。特别是他留下遗言:后事从简,将遗体捐献给医学事业。这一举动,充分体现了一位老前辈的高尚情操和无私奉献精神,感人至深,不禁潸然泪下!
 
    我与陈肯老先生认识是在他退休以后,因为同好书法而相识相知,至今已有30年。同属虎,他年长我24岁,是忘年交,也是我的良师益友。
 
    勤恳工作,创业固基
 
    江苏省直书法家协会成立于1987年1月,是当时省书协主席武中奇积极倡导组建的,由时任副主席兼秘书长张杰分管。不设主席、副主席,陈肯任秘书长;陶荃、吴寿石是副秘书长;郁宏达、赵绍龙、陈默然和我是常务理事。作为民间书法学术性、艺术性团体的省直书协,初创时期条件很差,既无编制、无拨款,也无办公地点,一切从零开始。
 
    我们不会忘记,为发展会员,陈老与省级机关各部门联系,将具有一定水平的书法爱好者吸纳进来,壮大协会队伍,他忙碌的身影至今历历在目。
 
    我们不会忘记,陈老以家为办公室,与会员联系的信件都亲力亲为。那时他家住在四楼,没有电梯,他经常抱着一大摞信件或书法作品爬楼梯。忙不过来时,他年迈的老伴也来相助。收收发发事虽小,长年累月显精神。
 
    我们更不会忘记,为筹办一年一度的会员展和改革开放二十周年书法展,陈老四处求助,奉献自己的作品,换取企业的资助,把例行的会员展坚持下来了,还举办了一次大展,出版一本书法集。
 
    从1987年省直书协成立到2000年换届选举,陈老为协会服务了13年(是他61岁到73岁时段),他把退休以后的黄金时段奉献给了江苏省直书法家协会。他不计报酬,兢兢业业,殚精竭虑,为协会的建设发展立下汗马功劳、做出了积极贡献。概括起来有三点:一,建立协会,巩固基础。创建协会是在省书协和老一辈书法家的关心支持下成立的,但大量的具体工作要秘书长来落地生根,打好基础十分重要。实践证明,陈老做了大量开创性的工作,为江苏省直书协发展打下良好基础。二,克服困难,不断发展。陈老在任的13年,克服诸多困难,把协会的工作一步一步推向前进。其中的甘苦,我们能够体会到。三,以身作则,培养作风。陈老是老革命、老党员,因为酷爱书法才担任了社会职务,但他思想作风不变,处处以身作则;遇到困难不退缩,千方百计去克服;不取报酬,无私奉献,为我们做出了表率,树立了榜样。
 
    淡泊守志,翰墨寄情
 
    在当今浮躁的商品经济社会中,圣洁雅致的书坛也不是一块净土,追时尚、随世俗、忙炒作、玩杂耍,一时间甚嚣尘上。陈老却淡泊守志,放怀高远,孜孜以求自身书法艺术的修为,始终坚持以朴厚古深、脱俗大气、高雅纯情的书风,传达着书法美的符号和精神鼓舞的力量。
 
    我与陈老交往的数年中,除了谈有关协会工作上的事情外,经常会谈论一些书法艺术的话题,他经常阐明两个观点:
 
    一,学书要钟古人,追秦汉,领其神。学书无捷径,多临古帖是唯一出路。陈老说,“学书法要长期耐得寂寞、坚持长期学习的精神准备,更要有毕生真诚的、挚爱书法的、非功利的学习理念,这一点尤为重要。这种心态一直伴随着我,即使耄耋之年也未敢懈怠。”在书法最受冷落的岁月里,他静心笃志,研墨挥毫,遍临王羲之、颜真卿、柳公权、孙过庭及秦篆、汉隶和魏碑等数十种碑帖,并且研读了不少书史和书法理论。2011年,他在出版的书法作品集的后记中写道:“我54岁回南京工作,此时才得以放开手脚、如痴如醉地疯写起来。我说“疯”写,一点不夸张。穷年累月、废寝忘食、日复一日地学习传统书法基础上,想创作出符合时代要求的书法艺术作品来。二十年之后,字起了变化。再过十年,80岁,又有所提高。如今已是86岁的老人,仍有越写越有味道,越写越想写的感觉。” 真是活到老、学到老、写到老,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,不懈努力,追求高大上!
 
    二,书家要有学养,诗词楹联能上手。陈老认为,真正的书法家不仅书法艺术水平高,还要有作联作诗的能力。他出访、参加重要活动或笔会,情感所致,诗兴大发,会来上一首,抒发自己的感情。有一年,我们同去吴江市参加盛泽的丝绸节活动,其中有个节目是书画家在舞台上,直接用毛笔在服装模特身穿的白色丝绸旗袍上写字画画。他当时就赋诗一首:“盛泽今宵尽辉煌,万人齐赴演出场。歌舞书画同台献,老夫也发少年狂。”在他的书法作品集中的楹联都是自己所撰,同时还收集了一部分自作诗词。他的“七十述怀”诗这样写道:“流光易逝古稀至,壮志难忘少年时。曲折一生等闲去,墨花飞砚未觉迟。”陈老80岁了,又发感慨,直抒胸怀:“沧海曾经风雨浮,惊涛骇浪付东流。丹心一片何曾变,素纸千张总未休。常得书田甘露注,时从砚畔翰情留。身逢八十犹无己,墨海安航盛世舟。”七十述怀和八十抒怀都是对人生的回顾总结,都提及曲折遭遇,刻骨铭心,境界更高;都写钟情于书法,情感相同,理解更深。
 
    人正书正,德艺双馨
 
    作为书法家,陈肯的书法艺术是值得肯定的。在他刚刚退休时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,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、复旦大学教授周谷城在前言中评价他的书法:“丰润多奇趣,信是法书家。”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原主席尉天池认为陈老的书法:“用笔矫健浑厚,结体坚实壮朗,风神清逸潇洒。”南京艺术学院教授、博导黄惇在评论陈老的书法时特别对他的楹联书法作了如下好评:“所书联句下笔大胆而不拘谨,结字洒脱而不失端庄,笔势开张而不显放肆,用墨浓重而不见滞浊,是以体态沉稳而灵动并在,黑白相应而清丽犹存。”著名老书家李宗海对陈老的书法赞扬有加:“既无剑拔弩张的粗鲁习气,又无涂脂抹粉的柔靡姿态,而是大大方方,堂堂正正。”
 
    学书做人要统一,书品人品相一致。陈老的书风端庄大方,明快纯正。他的为人也是有傲骨而没有傲气,低调做人,正直坦率 ,乐善好施。他多次跟我说:“协会工作需要我贡献作品,只要你讲一声,我多拿几幅都没关系。”他老人家处于支持协会工作,愿意慷慨解囊,我们不能随意开口讨要作品的。2013年4月20日早8点,四川雅安发生大地震,他当天晚上就打电话给我说:“雅安大地震需要捐助,省直如果有捐助行动,不能少了我。”那时,陈老已是88岁高龄,还时时关心时事,不忘为社会作贡献,其情其景,难以忘怀。其实,陈老一直关心支持慈善事业,每逢社会有抗震救灾、扶贫济困、助残救孤的需求,他都主动捐赠作品,奉献一份爱心。
 
    陈老一生的付出,在艺术上和人的品格上都得到社会崇高评价。2000年,他荣获中国书法家协会“德艺双馨”称号,2009年,荣获中国文联“从事新中国文艺工作60年”奖章和证书。他是省直书协的名誉主席,得到大家的敬重,每年春节前,主席团成员都会登门拜访,表示慰问。
 
    斯人已去,悲乎哀哉。风范犹存,方兴未艾。愿陈老在九泉之下安息!
 
汪寅生             
2015年10月30日        
 
 
    本文作者:汪寅生,著名书法家,江苏省直书法家协会主席、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、原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、江苏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。

相关评论
评论者:      验证码:  点击获取验证码
中国书法家园网友情制作 南京全得利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信息服务许可证号:苏ICP备10096552号
Powered by OTCMS V2.8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