题诗作序

君子之交情谊深——忆良师益友龚志聪先生

时间:2014-9-19 19:44:18  作者:汪寅生  来源:中国书法家园  查看:715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 汪寅生与龚志聪(右三)先生在一起     龚志聪先生是一位学者型新闻人、著名军旅作家。他给我的印象是:新闻敏感性强,善于独立思考;学识渊博,富有创见;心底善良,热心助人;虽是满腹经纶,成果累累,却低调处世。他是我的良师益友,是我永远学习的...
君子之交情谊深——忆良师益友龚志聪先生
 
汪寅生与龚志聪(右三)先生在一起
 
    龚志聪先生是一位学者型新闻人、著名军旅作家。他给我的印象是:新闻敏感性强,善于独立思考;学识渊博,富有创见;心底善良,热心助人;虽是满腹经纶,成果累累,却低调处世。他是我的良师益友,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!
 
    我和龚志聪先生因为书法而结缘。那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,江苏省硬笔书法家协会举行一次全国性的硬笔书法大赛,需要在《人民前线报》上刊登广告,于是,我认识副社长的龚志聪先生。2003年,我购新房子,居然与龚先生住在一幢楼的不同单元,成了邻居。我们一见面,都十分惊喜:“多时不见,竟然成了邻居,真是缘份啊!”从此,我们朝朝夕夕都能见面,特别是他有早晚走路锻炼的习惯,每天早上八点、晚上七点四十以后,他都会在宿舍区旁边标准的运动场上走路锻炼。我也参与其中,这样,我们见面的机会多了,交流的机会多了,感情进一步加深了。
 
他对我书法事业的帮助很大,我永远铭记在心。我们在走路锻炼过程中聊天,话题是无边无际,政治经济,诗文书画,社会人生,等等,有时谈兴所致,放声大笑。在我面前,他从不谈自己的疾病。即使住院了,我去看望,他总是说好多了,不久就会出院。他对人生的乐观情绪,健康心态,励志精神对我是莫大的鼓舞和鞭策。由于我们交流比较多,他对我的了解逐步加深。他常说,我要为你写一篇文章。2007年9月19日,他采写的《春风磨剑气,夜雨度书声》通讯,发表在的《人民前线报》上,报道我在硬笔书法方面取得的成绩。2010年底,我年届六十,即将退休。于是我在当年的五月份,举办“心灵的求索-----汪寅生书法作品网络展”,并在八月底举办研讨会。他也饶有兴趣地应邀出席。过了一个月,他又建议:“汪总,你应该回家乡举办个人书展。你的家乡徽州具有深厚文化底蕴,你在金陵发展40年,在书法上有成就、有影响。刚刚退休就回去向家乡人民汇报,这多有意义啊!”
 
    龚先生的建议很有道理。但我作为新闻人的书法家,考虑的是:全国回乡办展的书法家多得很,如果没有特色就等于没有亮点,特别是在书写内容上要与家乡相关,否则,意义不大。龚志聪先生赞同我的观点,于是我们俩人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开来:创作与黄山、徽州相关的诗词?时间来不及。抄写古诗词?可以,但不完美。最终议定我们亲自到徽州走一趟,感受一下徽文化的气息。
 
去徽州的日子确定了(2010年元旦前夕)。结果当天夜里11点钟,他因胃出血住进南京军区总医院了。无奈,我只能一人去徽州打前站,落实展览场地等与展览相关事宜。我从徽州一回来,就去医院看望。他虽在病中,却还在为我的回乡书展操心。我们一见面寒暄几句后,他就拿出勾勾画画的草稿与我商量他的思路。他说:“我想用骈体文写一篇赋,题目再商量。内容反映安徽自古至今有影响、有成就的杰出人物的功绩,千余字,份量较重,可以让你的书展名副其实。至于如何用书法表现,这是你要考虑的。”我十分感激地说:“不敢当,不敢当!还是等您出院以后再动笔吧。身体为重!”他说:“我住院就是吃药打针,由医生安排,我老躺着也难受,动动脑筋还是可以的。不过,你要帮我查查资料,共同来完成这篇稿子。”就这样,他不断地修改,不断誊写,前后历时三个月,一篇文辞优美、概括精辟的《徽光赋》脱稿了。他在文章的最后写道:“若星河灿灿,犹沧海湛湛。诺多旷世俊杰,千古传世绝唱,一地一域,殊为罕见。煌煌徽光,彬彬之盛,皖乡之骄,国人之荣。前人功业后人激扬,后人复后人,激扬复激扬,天下之大幸也。前人不知后世景象,后人复后人,不知复不知,天下之大憾也。前人竞竞,后人逸逸,后人复后人,逸逸复逸逸,天下之大悲也。”这是龚志聪先生洞悉历史和现实而发自内心的感叹,既是忠告,也是希冀,具有深刻的思想性和哲理性。
2011年5月20日,“汪寅生回乡书法展”如期在黄山市美术馆开展。在开幕式上,我将龚志聪先生的《徽光赋》用草书写成18米长卷,引起人们极大关注。这幅作品被安徽省博物馆收藏了。但遗憾的是,龚志聪先生考虑到自己身体的原因,不能适应长途跋涉,没有亲临现场感受他的佳作受到观众喜爱的场景和氛围。我要感谢他在病中仍然坚持不懈地专门创作《徽光赋》,感谢他满腔热情地帮助我把回乡书法展办得红红火火,达到了预期的效果。
 
    龚志聪先生走了,走得太早!他才70岁啊!如果他还有10年或20年,他的才华还会升腾,还会创作出熠熠生辉、光芒四射的精品佳作。生命没有如果,他在有限的生命中,已经呕心沥血,不懈努力,把自己的思想发挥到极致(无限)。在他生命的最后三、五年里,他出版了散文集《二村集》、传记《高山流水》以及他和龚怡合著的《科技奇人陈国忠》等著作,还有诸多诗词、通讯报道。他是已知自己生命有限,拖着病体与时间赛跑!
 
    人生的财富不在金钱的多与少,在于精神是否充实。生命的长短不仅仅在于时间的多与少,而在于他是否留下不灭的思想和精神。 我说,龚志聪先生走了,因为他已经去了天国;我说,龚志聪先生没有走,因为他精神还在!
 
汪寅生
2012年12月于金陵齐云山房
(汪寅生 江苏省书法家协会理事、江苏省直书法家协会主席、 江苏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)
 
 
 
长留浩气仰三军
 
忆龚志聪
 
惊君驾鹤泪纷纷,梦笔如橼赋妙文。
竭虑殚精金石友,长留浩气仰三军。
 
  ——汪寅生
 
 
附:《徽光赋》全文
 
悠悠古国,沃沃金瓯。茫茫华夏,勃勃之洲。四野奔腾而殊多锦绣之气,六邻重围而独发扶摇之力。八百里皖水涛声不尽,五千年人文异彩缤纷。
 
钟灵毓秀,代出翘楚之地;高山流水,迭现风骚之乡。桐城高风,兰章轶轶,诸多大家蔚为一流派;官品懿德,世代万众皆碑六尺巷。名士风雅,翰墨流芳。潜山雅韵,京剧鼻祖程长庚,国粹传世唱大风;梨园特秀严凤英,声情倾城折黄梅。犹有长诗之最,《孔雀东南飞》,远渡三大洋。休宁多才子,状元第一县。宣纸纸中桂,歙砚砚之魁。翰华生辉,和县林散之,当代书坛草圣。丹青流芳,歙县黄宾虹,现代国画先驱。全椒骄子,吴敬梓《聊斋》,成就古代讽刺小说杰作;巢湖健儿,许海峰神枪,射获国人首枚奥运金牌。枞阳慈云桂,中国电子计算机创始人;又有朱光潜,中国现代美学史开拓者。美轮美奂,座座宅院诗礼传家;纷至沓来,处处游客叹为观止。
 
圣哲英豪,平地卷起波涛;贤能志士,江山为之折腰。举一本《新青年》,疾呼“德赛”先生,陈仲甫大展鲲鹏雄风。拥几打博士帽,指点蒋委员长,胡适之一呈书生秉性。舟大水浅,重臣热眼向洋。时运不济,兵家依然修身。包公拍案,百姓击掌。壮哉金寨,将星赫赫。渡江作战第一船,无为毛姐笑金汤。小岗农民一张纸,国中遍地涌粮仓。商旅精英,浪迹天涯,巨子名号,威扬四方。古沛神医,外科祖师,华佗执意不仕,至诚纾民疾苦。三家首脑东西北,梦享黄粱大香碗;两弹元勋邓稼先,打造奖章一吨重。太湖国宝佛家,朴老堂前妙吟金镂曲;冬宫土豆牛肉,赫公台下哀鸣哭三尼。奇人特奇,乞丐变身皇帝。新事真新,“傻子”挂钩国策。
 
先人惊世骇俗,后人踵事增华。沧海桑田,河东河西,炳炳春秋,生生不息。今之江淮大地,依然气韵宏深;担当振兴伟业,几多廊庙英才!其之所以,若日月经天,江河行地,天理使然。仁义善智信勇,天理之所大成。九华佛意,齐云道心,出之归之,所踪亦在天理。博大迎客松,崇高光明顶,黄山万景奇观,意蕴何出其外?社稷民生,人事家业,顺昌逆危。思接千载,视通万里,谁又曾见其二?
 
若星河灿灿,犹沧海湛湛。诺多旷世俊杰,千古传世绝唱,一地一域,殊为罕见。煌煌徽光,彬彬之盛,皖乡之骄,国人之荣。前人功业后人激扬,后人复后人,激扬复激扬,天下之大幸也。前人不知后世景象,后人复后人,不知复不知,天下之大憾也。前人竞竞,后人逸逸,后人复后人,逸逸复逸逸,天下之大悲也。嗟乎!人间世态,草木皆知,书生冗议,自作多情。
 
人生如朝露,圣贤亦一瞬,精神永不灭,徽光万古存。微笔不足道,轻叹而已也!
 
金陵 龚志聪 辛卯仲春

 
附注:龚志聪,军旅作家、南京军区人民前线报社原副社长
相关评论
评论者:      验证码:  点击获取验证码
中国书法家园网友情制作 南京全得利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信息服务许可证号:苏ICP备10096552号
Powered by OTCMS V2.85